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經典閱讀

關於明志102學年度「經典閱讀」的重新思考

「經典詮釋」是明志近年在國文教學中的重點項目,所謂經典,南朝大學者劉勰(465~520)說是「恆久之至道,不刊之鴻教也。故象天地,效鬼神,參物序,制人紀,洞性靈之奧區,極文章之骨髓者也。」簡單地說,經典銘記了世間、人性、乃至於所有文字書寫中,永恆不可動搖的智慧。

本校即將在102學年度改變國文教材,除了課本有所更動以外,試行了數年的經典教學文本(《孝經》),也將改由各位師長從《唐詩三百首》自擇數篇具代表性作品來授課,這算是本校國文教學政策上重大的變動,有必要特別做個說明。

更換經典文本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孝經》我們已經上了三年,或許可以嘗試閱讀別的經典,看看效果如何。其次,101上學期我們邀請台科大人文社會學院李新霖院長來校幫忙看國文課綱,她也指出《孝經》義理上有其時代侷限,認為我們可以考慮改上其他的課程。

至於要改上什麼經典為宜?校內幾位專任夥伴曾經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討論,最後我們決定採取比較寬鬆的角度來定義經典,我們所要教導的經典,是希望這些文本在學生未來生活遭逢困頓時,能夠找到一些安慰與指引。

以下不憚辭費,希望稍微討論一下當前經典教育所面臨的危機與困境。2011年10月,台灣哲學學會曾特地舉辦了一場哲學論壇,討論「《四書》納入高中必選教材是否合宜?」的題目。研討會上的教授學者提出不少反對意見,其觀點大致包括:

(一)《四書》無法解決青年學子們成長期的情欲苦悶、儒家倫理違背民主精神(清華大學中文系祝平次);

(二)《四書》體系無法解決多元文化【1】、推動儒學經典與「中華文化」有淪為「黨國意識型態」之虞(中正大學哲學系陳瑞麟教授);

(三)經典教育政策之提出違背民主程序【2】、傳統「君子」典範未能符合當代女性主義的思潮(台灣大學社會系范雲教授);

(四)《四書》教學多以「字詞章句的解釋與背誦」為主,以致學習經驗欠佳、經典教學在認知及實踐的背離(嘉義女中國文科卓翠鑾老師);

(五)強迫學生學習一套類似宗教教義的學說或道理,背離了政教分離原則(中正大學哲學系謝世民教授);

(六)哥倫比亞大學的經典課程【3】重視多元性與批判性,定位為「公民教育」的一門課程,無法類比於我國的《四書》(清華大學哲學系吳瑞媛教授、輔仁大學哲學系沈清楷教授)。

上述意見,就事論事來看,反映了多元社會對於經典需求有不同的觀點,以政府之力想提倡《四書》教育,至少對於國內一些研治社會學、哲學、乃至中文系所內的教授而言,仍是存有相當歧見的。

我們還可以從兩個層面來檢視這個推動經典教育的困境:首先是台灣社會對於「經典」共識的不易取得,隱約反映了觀點背後對峙的不同政治立場【4】;再者,此一現象或許也該放在全球化的語境來觀察,例如美國大學所推動的經典教育,即面臨了同樣的難題【5】。

當前各大學實施經典教育的現況

經典教育在這樣的時代挑戰之下,現階段在各大學的實施情形,也並不普遍。大學生在取得學位前,除了其主修學系的學術專業,以及常見的共同科目以外,可以沒有任何屬於「文化教養」層面的經典閱讀。這個普遍的「匱乏」現象,確實反映出目前大學及社會對於經典的接受觀點。

儘管經典教育似乎被時代給推擠到了學科的邊陲,仍然有幾間學校嘗試做出一些改變,在課程或制度中融入經典教育的設計,以下試略作說明。

  • 以「大一國文」課程提倡經典

對規模較大的綜合性大學而言,最常見且容易收效的作法,是將經典與國文教學加以融合,例如國立臺灣大學即是配合全校大一國文課程實施,該校從2007年起推動「臺大經典閱讀計畫」,初期推薦九部經典,到2009年則增為三十部經典,包括了:

「文化經典」-《論語》、《孟子》、《老子》、《莊子》、《史記》、《世說新語》、《六祖壇經》、《神話的智慧》;

「詩歌經典」-《詩經》、「唐詩宋詞」、「現代詩」;

「古典小說」-《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三言》、《紅樓夢》、《聊齋誌異》、《儒林外史》、《鏡花緣》、《老殘遊記》;

「現代小說」-《阿Q正傳》、《邊城》、《傾城之戀》、《圍城》、《亞細亞的孤兒》、《臺北人》、《兒子的大玩偶》、《嫁妝一牛車》、《玲璫花》、《天龍八部》。

2010年臺大中文系又推出經典閱讀護照認證活動,學生需於閱讀經典後填答教師所提供的申論題闖關。經典教育既是中文系所規劃實施,這裡的經典定義自然以常見的國文課程觀點為主,而兼攝古今。

台大中文經典閱讀計畫網站https://ceiba.ntu.edu.tw/course/31754f/index.html

  • 以通識教育中心推動經典教育

將經典教育提到校定核心通識課程、或經典學習護照的高度來執行,這方面可以南華大學及元智大學為代表。

1.南華大學:設置通識核心課程,強調「以『經典』作為課程學習與研討的基本教材」,但課程設計上頗聚焦於經典與現代性的啟蒙,如「儒家傳統與現代性」、「道家傳統與現代文明」及「中國思想與文明」等專題。

2.元智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有所謂「經典五十」的學習點數建置,其經典內容包括了:《論語》、《孟子》、《易經》、《道德經》、《莊子》、《金剛經》、《六祖壇經》、《紅樓夢》、《水滸傳》、《唐詩》、《西廂記》、《老人與海》、《莎士比亞戲劇—羅密歐與茱莉葉》、《莎士比亞戲劇—馬克白》、《莎士比亞戲劇—哈姆雷特》、《莎士比亞戲劇—暴風雨》、《飄》、《夢的解析》、《相對論入門》、《物種起源》、《時間簡史》、《費曼的六堂物理課》、《電學之父法拉第的故事》、《雙螺旋》、《唐吉訶徳》、《史懷哲傳》、《異鄉人》、《柏拉圖對話語錄》、《資本論》、《西方的沒落》等中外文史哲及社會科普經典。

我們從這兩間學校的經典書目與所開課程中,可以窺見其雜揉了國文、英文、心理學、社會學、哲學及科普等等多元範疇【6】,且特別強調經典之現代性。

頗值一提的是,在所有以通識教育中心作為經典教學主導的學校裡,臺北醫學大學算是比較特殊的例子,該校於通識必修課程中設有「經典閱讀課程」,包括了:古琴與哲學實踐、論語與現代社會、醫療與文化-傅柯選讀、宗教禮俗與生命關懷、《史記》與歷史人物評析、易經與人生、山海經與神話、真理與方法、紅樓夢賞析、《共產黨宣言》與社會主義等經典課程,卻未有國文相關課程(如大一國文、閱讀寫作等)的建置。換言之,北醫其實是以雜糅了哲學、現代化理論、社會學理論、宗教、史學、神話及詮釋學等內容為其經典範疇,進一步取代了大部分學校還保留的「大一國文」課程。

這樣的課程改革現象,有立有破,可以看到哲學系出身的教學主管(人文社會學院林從一院長、通識教育中心林文琪主任),對於大學經典教育與教學目標(培養現代公民)所持的理念,與中文系學者的傳統觀點,存在著相當之落差。此一學科差異間的認同鴻溝,具見了學術現代化的挑戰,這個現象或許未必只局限於現代哲學與中文系的兩造差異而已,亟待各領域有志於推動大學經典教育者,費心去修訂、溝通,嘗試提出新的論述與執行策略。

關於《唐詩三百首》的選擇與授課方式

我們後來所以選擇《唐詩三百首》為經典文本,如此嘗試自然是趨近於台大的作法,在校內的討論過程中,有夥伴曾擔憂這比較不像是經典、而是文學;如果就傳統四部分類法來看,這確實是古人的看法,但是當代的經典教養,除了以崇高的經典智慧作為人生指引以外,或許還可以多一些藝文的美感與超越,作為日後旅途上窮愁寂寥時的慰藉陪伴。

非常湊巧的是,當我們終於討論出這樣的共識之後,過年期間,我偶而在重慶南路書店發現蔣勳先生去年在北京正好出版了《蔣勳說唐詩》(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01),此書的作法也是針對王維、李白、杜甫、白居易及李商隱,共選輯出一百首作品,帶領讀者去賞析詩中的情感與心境。

由於經典教學網頁的建置,這個部份學校將不另購買經典教材了,也仍依循台大中文系的作法,請各位執教國文課程的先進們自行製作單元講義,並將講義提供給中心助理,統一公告於中心網站的「經典閱讀」專頁中。

----------------------------

【1】又如台大法律系顏厥安教授主張:「憲法未提獨尊中華文化,反而強調多元文化,強推該課程明顯違憲。」(〈《四書》應該必讀嗎?〉,《必須讀《四書》?》,思想編委會編著,台北:聯經,2012年,頁286)

【2】范雲質疑:「經典教育關切的並不是語文的問題,它有兩個重要的東西,一個是品格教育、一個是民族主義的教育。…如果教育部要學生必讀《四書》是為了品格教育以及民族主義的教育,我的疑問是為什麼這只是少數幾位中文系教授決定?如果經典教育為的是品格教育,為什麼哲學系的老師卻幾乎缺席?如果經典為的是民族主義的教育,社會學及政治學者研究民族主義的很多,為什麼都沒有在政策過程中被諮詢呢?」(〈《四書》應該必讀嗎?〉,頁276-277)

【3】哥倫比亞大學「當代文明」於1917年開始實施,屹立不搖近一世紀,此課程大量閱讀西方經典,為二十世紀經典通識教育的先驅。

【4】如研討會上的政治立場爭論,清華大學中文系祝平次教授質疑儒家文化會與蔣介石總統的黨國論述相聯結(〈《四書》應該必讀嗎?〉,同註11,頁243-246),而東吳大學社會系蔡錦昌教授則批評「台哲會根本就是三立台跟民視台嘛!」(同註11,頁294)

【5】美國學界對於經典教育有相同的爭議,如1989年史丹福大學的經典核心課程「柏拉圖」,受到黑人學生強烈的批評,引發了大學教育多元文化的論戰;另詳謝小芩的相關介紹:「…什麼是核心知識?學生需要哪些共同經驗?如何決定哪些價值與知識是核心?應該強調西方傳統正典、或應納入多元文化觀點?一直是1980年代通識核心課程的爭議焦點。例如,D'Souza (1991)在其Illiberal Education: the Politics of Race and Sex on Campus一書中認為,多元文化與多元價值的引進將造成大學校園在道德議題上的分裂。而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1995)所出版的American Pluralism and the College Curriculum則強調多元文化經驗與多元文化課程對型塑美國民主社會公民能力的重要性。」(謝小芩,〈二十一世紀的通識核心課程想像〉,《通識在線》,第一卷第七期,2006年)可見這個文化現象,並非單純屬於台灣本土教學上的困境。

【6】不妨參考芝加哥大學的作法,曾任芝加哥大學校長的Robert Hutchins( 1899–1977)畢生推動以Great Books(經典巨著)的閱讀運動,這些巨著從Ploto到Freud,涵蓋不同類型(從科學、哲學到人文學科)與不同時代(從古代到近代)。不過就其內容而言,仍以二十世紀以前的哲學經典為主。(鄒川雄,〈從創新導向之本土化觀點論經典教育的意義--大學基進經典教育論綱〉,《教育與社會研究》,第8期,2005年1月,頁14)